我的父親孫文全將軍 作者::孫作良

我的父親孫文全將軍 作者::孫作良

我的父親孫文全將軍 作者::孫作良

(一) 投筆從戎離鄉背井

先父孫文全公於民國四年出身於東北農家,十四歲時被祖父送入張大帥屬下東北學生隊就讀(海軍由沈鴻烈主導),開始接受嚴酷的日式軍事教育,据父親陳述在那個年代,軍中打罵乃司空見慣,即使在冰天雪地的寒冬,清晨跑步亦不間斷。若有違紀行為,則以軍棍侍候。曾因年少無法承受而有打退堂鼓的念頭,但在祖父堅持下,只好咬牙硬撐。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後,東北軍化整為零,轉赴青島海校繼續六年官校教育,於民國二十六年七月一日畢業,隨即發生七七事變而全面抗戰,同班同學計有宋長志、白樹绵、高人俊、錢懷源、牟秉釗、姚道義、林春光、雍成學、吳鼐和、胡葆謙、王惠恩、徐時輔、徐升平、劉德凱等。

(二) 抗日戰爭守土有責

這批年輕海軍軍官第一次戰鬥洗禮為江西馬當要塞守衛戰,不幸慘遭滑鐵盧,父親手臂上還留有子彈造成的疤痕。往後漫長抗戰期間,父親在大隊長邱崇明(王雨山、王蘊山的岳父)指揮下,在湘西剿匪,父親與王雨山(將軍)分為中隊長與中隊副,過著窮鄉僻壤草鞋加步槍乏善可陳的日子,民國三十三年由邱大隊長介紹與母親完婚,這是一得。但因為資訊缺乏,未能如多數同學有機會獲派英、美學習,這是一失,對於父親往後在海軍發展有極為不利的影響。

(三) 國共內戰同舟共濟

抗戰勝利後,父親於民國三十五年在青島接授美軍援華二戰軍艦,以少校軍階任LST203中鼎艦長,真正實現乘風破浪的海軍夢想。不幸國共內戰爆發,中鼎艦

的主要任務為運送兵員至東北葫蘆島,兩年後將指揮權交給王雨山艦長。撤退來台後,首在海軍士校任職總隊長(校長為俞柏生將軍,後由宋長志將軍接任),民國四十三年父親奉派以上校軍階任DE23太和艦長,當時浙江離島大陳、一江山正是烽火連天,共軍趁韓戰結束,將其先進武器米格機、魚雷快艇調往浙江,太和軍艦是我海軍特遣艦隊旗艦,該年十一月太平艦於深夜中雷,雖經太和艦拖救,仍因大量進水而下沉,當時特遣艦隊司令為宋長志將軍,宋司令頓時束手無策,一切交由旗艦艦長處理。四十四年元月情況更加惡劣,大陳島屢遭共軍飛機轟炸,元月十號大轟炸猶以為甚,在二十八架圖二型轟炸機攻擊下,太和艦也難免於難,艦上官廳受近彈波及造成傷亡,此時特遣艦隊司令為楊元忠將軍,楊將軍每於深夜觀察夜空,若見滿天星斗即於次晨要求派遣小艇,送他上岸開會,看在官兵眼裡心知肚明。當時太和艦上年輕軍官41年班輪機官何炳銳 (妻為沈玉如教授), 42年班航海官夏照辛都有傑出表現,受父親讚賞不已,並成為世交好友。另外艦隊參謀39年班賀海潮受傷,39年班另一周姓參謀卻不幸殉國,據說他原定任務完成返台後,即將舉辦結婚大事,孰令致之? 真是無語問蒼天! 據父親陳訴: 當時他人在駕駛台上指揮作戰,置於艦長室內的棉大衣,卻是弹痕累累,能夠毫髮無傷真靠祖上積德。在最危急的日子裡,白天要躲避共軍飛機轟炸,夜晚要防禦共軍魚雷快艇偷襲,曾有兩晝夜未闔過眼。戰後太和軍艦赴日本修理,返台後由胡嘉恆上校接任艦長一職。

 

(四) 復興基地日新又新

父親下一個職務為驅逐艦隊參謀長(艦隊司令為崔之道將軍),兩年後進入石牌國防大學受訓一年,於民國四十八年發佈為官校教育長(校長為宋長志將軍),民國五十年晉升海軍少將,離開官校後入三軍大學進修一年,再轉任工程學院教育長(院長為楊珍將軍) 。

 

(五) 五一海戰台海風雲

民國五十四年春父親任職於後勤艦隊副司令(司令為錢懷源少將)。按當時海軍

規矩,南支艦隊(金門)、北支艦隊(馬祖)駐防,支隊長這份苦差事皆由各艦隊副司令輪流擔當,三個月任期到換防。家父自十四歲就讀東北學生隊,於民國二十六

年畢業於青島海校,隨即歷經抗戰、剿匪 直到此時已在海軍服役近三十六個年頭,對於軍中的冷暖,感受極深。外加家庭負擔沉重,已決定接受高雄港務局

李連墀局長的邀請,接任副港務長職位,退役申請即將於七月申效。但軍人以服從為天職,於退役前受命担任北支艦隊支隊長,由四至六月駐防馬祖。離家之前

海校同學姚道義將軍來訪,母親忙著泡茶待客,因水溫太熱關係,當場造成茶几上玻璃板的小裂痕,看在父親眼裡心中自然起了疙瘩。軍人在赴前線時,多少都會有的本能反應,但他也未做任何表示。

四月三十日下午在馬祖駐地太倉旗艦上,父親心中開始惦計著該日應由馬公前來報到換防的PC119東江軍艦。原定下午十時抵達,時過未見蹤隱,父親即下令發出第一封電報:要求東江軍艦不進港, 疑慮該艦船位偏失, 避免誤入匪窩。又過二時該艦仍然行蹤不明,此時父親已認定東江軍艦迷航了,立刻下令發出第二封電報:命令該艦取消報到,不得靠近大陸沿岸二十海浬航行以策安全。俗謂軍令如山令出必行,然該艦還是毫無反應。深夜十二時左右,太倉旗艦上戰情室監聽共軍無線電通訊,較往常繁忙數倍。於是父親立即決定下令發出第三封急電: 命令東江軍艦立即折返基隆,不得延誤。在此同時率領太倉、資江兩艦按判斷東江可能走失的航線去找尋。當時海面上漁船甚多,雷達螢幕上顯示許多小小光點,敵我示別極為困難。過了午夜十二時已是五月一日,東江軍艦值更官兵在接獲第三封急電後,才大夢初醒掉轉船頭駛向基隆。共軍砲艇隨後跟蹤而至,東江軍艦在突遭攻擊後,立即發出警急呼叫求救電報,隨即電訊中斷。父親在此危急之際且東江艦 行蹤不明的情況下,指揮若定毫不慌亂。憑著雷達螢幕上顯示的快速移動光點方位全速前去,同時下令五吋艦砲朝目標區開火,共射擊約四十發砲彈,共軍砲艇突然受此威嚇,才捨去俘虜東江軍艦的企圖,急忙退出了戰場。太倉艦和資江艦終於天亮前發現遍體鱗傷動力全失的東江軍艦,在太倉旗艦掩護下由資江軍艦救援拖帶,資江艦長慌亂無章,造成斷纜自纏俥葉的窘境,猶如雪上加霜情況更加險惡。幸賴艦上年輕軍官董滬生、胡亞龍兩員,奮不顧身下海割纜解危的英勇行為,終於有驚無險地駛回東引防區結束了這場不該發生的海戰。五月一日早晨在不同地點左營海軍建業新村家中,父親海校同學牟秉釗將軍來訪,告知祖母和母親馬祖前線發生海戰,父親一切平安其它詳情並未多說,還開玩笑稱父親為 “吸鐵石”,因為父親每次赴前方必予共軍發生衝突。民國四十四年一月十日父親時任太和艦長,在大陳島駐防遭遇共軍飛機轟炸且造成傷亡。

 

事後海總部開檢討會,曾對父親有所指責,事後諸葛亮人人會當,另外政工人員還大勢宣傳 “五一海戰,以寡擊眾” 在左營海軍基地開慶功大會表揚有功官兵,中央日報也頭版報導老總統接見海戰英雄。這種自欺欺人的可笑舉動,在當時可是屢見不鮮。父親對此內心十分氣憤,曾親口說過: 待東江艦長何德崇傷勢穩定後,要親自質問他為何不服從命令? 和 若找不回東江艦,自己也不打算回來了的兩段悲憤之語。最後於民國五十四年七月(五一海戰之後) 由後勤艦隊退役,結束了長達三十六年的軍旅生涯,告別了父親終生熱愛的海軍。

(六) 時過境遷干戈玉帛

時過境遷,海峽兩岸早已三通,彼此本是同根生,如今能和平相處共創雙贏,又有誰能無理反對呢? 但回憶過往曾兵戎相向水火不容,是為誰而戰? 是為何而戰?

誰又能找到真正的答案? 我的眷村鄰居陳銘華,她的父親在大陳島挨炸時陣亡,兩歲的她只好跟著姊姊住進海軍育幼院,無父何怙又有誰能彌補她心靈上的空虛? 子弟小學同學楊愛華,他的父親在八二三炮戰時犧牲,微薄的撫恤能替代他父親可依靠的肩膀? 往事已矣怨天尤人於事無補,但我們必須記取教訓,不可讓悲慘歷史重演,父親已於民國八十五年底病逝於美國費城,他曾一再表示能在戰爭動盪的年代裏,我們兄弟姐妹五人都能順利完成大學教育,是他一生最大的安慰。

我要投稿

您的訊息已成功送出,謝謝您

資料不正確,請輸入必填欄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