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 我的 大陸探親行

記 我的 大陸探親行

當蔣中正宣稱「一年準備,兩年反攻,三年掃蕩,五年成功」的神話已成笑話;當蔣經國推行「三不」政策——不接觸、不談判、不妥協也無法阻擋老兵們手持「母親節遙祝母親」、「抓我來當兵、送我回家去」、「白髮娘望兒歸、紅妝守空幃」等刺眼標語,在國父紀念館集會。政府終於於1987年開放大陸探親。

 

我1988年首次陪同母親返鄉,當時因怕說錯話還先買了一本「大陸用語」研讀,由於媒體多次報導老兵探親發生糾紛,我特地找較具知名度的「東南旅行社」代辦一切行程安排,當時只能負責服務從台灣經香港至大陸廣州的機票,其他一切自理。

 

也是第一次出國而且是到大陸,心中難免忐忑,媽媽是特別興奮,出發前買東買西似乎什麼都要帶,但想到她們姐弟40年不曾連絡,心中也百感交集。

 

華航飛抵香港,來接機的接機小弟竟將我們帶到一民宅住宿,住的房間約一坪左右、上下雙人床、使用公共衛浴!!我深感被騙,但因環境陌生且尚要買三大件、五小件家電,又帶著母親,所以只能忍受,但已有戒心。只先行打聽廣州火車站附近最近、最好的飯店等,以免再投“宿”無門。

 

第二天坐火車離開香港,要填寫入境單、檢查行李、趕著上車,十分忙亂。火車到了羅湖,上來一批大陸公安,這是我第一次遇到「共產黨」,他們的服裝、儀容實在很差但態度還算客氣。


不出所料,從廣州火車站出來時無人接應,當下喊了計程車到「華橋飯店」,飯店接待櫃檯人海一片,我見狀立刻找大堂經理要了一間豪華房,辦好入住後已晚上7點半,出飯店用餐時一群當地人要兌換「外匯券」(限外國人到大陸使用),我沒理會。飯後回飯店搭電梯時,看到一位山東老兵帶著兩個兒子推著一台大冰箱要帶回山東老家,他們不知道可在香港買「提貨單」,可免去如此辛勞,台灣居然沒有相關訊息提供給這些返鄉老兵,看到真是心痛。

 

次日請飯店買機票(廣州-武漢),他們說:現在機票很「緊張」,我無法會意「緊張」是何意?心想買機票幹嘛「緊張」,後來才知道是人多不好買的意思。後來想選擇火車軟臥亦可,但最後只能買到硬臥,由於媽媽歸心似箭就同意搭硬臥到武漢,約24小時。我們這間硬臥有五位台灣來探親的,另一位是大陸跑單幫的個體戶,他與隨車人員很熟,早上發車時我找到列車長,請他設法調軟臥給媽媽,不到2小時他表示已安排妥,因媽媽已與身邊台灣同胞聊的愉快,就不換軟臥了。

 

中午吃盒飯,飯後沒人收餐盒,大陸乘客都直接就往窗外丟,他們告訴我們比照辦理,問他們為何如此處理?他們答的也妙:有人專門沿鐵路撿破爛。

 

晚餐盒飯還沒發到我們就沒了,為解決台灣同胞共同民生問題,穿越多個車廂到達餐車詢問服務員,得知是臺灣來的,立刻準備了5菜一湯送至我們車廂,大陸同胞羨慕至極,連同第二天早餐也預定了,他們是為了「外匯券」。

 

隔天早晨9時許到達武漢火車站,出口處,一位中年男子拿了一塊紅紙黑字「胡少英」(我母親的姓名)紙牌,這是我第一次見到舅舅,當他們姊弟相擁痛哭時,我竟然是沒有親情的感受,心裡想的是「兩岸政治鬥爭竟然要泯滅親情」,兩蔣父子對不起我們父母與台籍老兵。

因為急著要趕回媽媽老家(廣水市),舅舅從縣府借用一輛吉普車,車程約3小時,沿路按喇叭是我最深的記憶,到達廣水市府大院舅舅住處,迎接我們的親戚是一大票,當然也是第一次見面。略為安頓後將帶來的禮品請舅舅分配親人,自留了一些茶葉、香煙、巧克力等備不時之需。結果是皆大歡喜,尤其是老實的舅舅家,市府大院第一家有「SONY」品牌的電視、冰箱。

 

第二天去探望大姨媽,她住在近郊農村,與媽媽出生地「胡家灣」不遠,吉普車一路顛到農村已近中午,到了姨媽家才真正看到大陸農民的生活,不但沒水電,家裡竟然是泥土地,媽媽與姨媽同樣是「抱頭痛哭」,我則依然傻傻站著。姨媽趕緊煮了10個糖水蛋(她知道媽媽最近要回鄉,事先已準備)給我們做中餐,我一人6個蛋,媽媽、舅舅各2個蛋,我雖然不想吃那麼多蛋,但看到姨媽如此感人的熱誠---這是她盡一切所有的接待,二話不說6個糖水蛋全下肚。

 

下午到媽媽的出生地「胡家灣」,全村除嫁進來女人的都姓胡,舅舅介紹親戚們,我則一路敬煙,在來農村的路上,舅舅買了些糖果、餅乾、瓜子等零食,我問舅舅幹啥用?他說分給親戚,我心想沒包裝的零食好嗎?但也沒多言。

一下子親戚認不完,趣事一堆無法詳述,但值得一提的是村幹事請我們多留些時間,他騎腳踏車去報告鄉幹事,來回車程約1.5小時,由此可見,共產黨控制外來人的訊息是滴水不漏。晚餐在媽媽的表妹家吃飯,我又吃了4個雞蛋,好在就此一次否則身體也受不了。

 

我是回廣水市最年輕的台灣同胞,縣長、副書記、台辦等第三天中午即請我們吃飯(洗塵),這也是當時最隆重的官式接待,席間所談大多是問到個人收入、居住條件等,當我如實告知時,縣長竟然認為我是否在搞統戰,(當時我月薪約4萬元台幣換算人民幣約5千元,而縣長月薪約200元人民幣),但經我解釋台灣物價後,他們才逐漸瞭解,並說已回來的老兵都沒有講的如此清楚,誤以為台灣人都很有錢。我想這些回鄉的老兵都是住在榮家,無從分析台灣社會情況,或都有所保留、隱瞞自己的現況。

 

住宿是令人頭疼的問題,洗澡是將冷熱水倒在大盆內就在臥室洗,上廁所更是麻煩(公廁、無門)晚上9時停電,好在我有準備手電筒,撐到第三天堅持搬到招待所,當時舅媽感到沒面子,還頗不諒解,但我與媽媽也顧不了那麼多,生活條件確實相差將近30年。好在只在老家住了6天,告別了表兄妹等與舅舅到武漢訪親及遊覽,入住長江邊秦川飯店(最高級酒店),雖是趕不上台灣的飯店,但至少感覺回到現代。請飯店租了一輛武漢外事處的「紅旗」轎車,每日人民幣100,8小時、限100公里內,超過即算加班,解決了行的問題就方便多了。

 

原本規劃武漢訪親、觀光後即到北京,由於有管制舅舅無法搭乘飛機,所以改搭火車前往,火車竟然誤點14個小時,實在無法想像若回程還要到廣州搭飛機回台灣,會有多少的不確定,決定放棄北京行,就在武漢多玩幾天,反正主要是陪媽媽探視。我在武漢「東湖」照相背景是朱德的石雕像,感覺怪怪的。在黃埔軍校校友紀念館有看到中華民國的國旗,就大陸而言這只是歷史。

 

當地少有像樣的餐廳,我們大都在飯店用餐,菜單只有二十幾道菜,菜單中的青椒牛肉請服務員改為蔥爆牛肉都不行,當時大陸更本沒有服務業的概念。

離開武漢的前一晚,我將藏在皮帶內層的1000元美金(約8000元人民幣,當時舅舅每月工資約120元人民幣)連同皮帶交給舅舅,也請他照顧大姨媽,媽媽更是將身上所有都留給家人,舅舅後來告知,我們留給他們的美金幫助很大,在家族裡的地位也高了、底氣也足了,媽媽也了了一樁心事。

 

回到台灣,我到東南旅行社將違反合約的事實與證據提供,經理與承辦小姐帶著水果親自到家裡向媽媽道歉並賠償3000元,政府既然已開放探親,為何輔導會沒有用心協助這些老兵處理回鄉事務,或許應該說是可以做的更好,這是我深深的感受!
撰寫人 孟繁珩

我要投稿

您的訊息已成功送出,謝謝您

資料不正確,請輸入必填欄位